黄页 云浮黄页 金诚千惠
商业讯息 优惠彩报
房产 云浮房产 房屋出售
房屋出租 小区楼盘
商城 在线商城 企业建站
品牌企业 点石诚金
视频 电视直播 云浮新闻
企业广告 经典电影
新闻 云浮新闻 时报联播
图片新闻 视频展播
当前位置:云浮新时空>> 新闻中心>> 广东新闻>>正文内容
[收藏本页]

调查显示:新注册公益组织面临税费开支大等问题

来源:    更新时间:2012-10-09   【字体:

    坤叔。高笑 摄

去年10月,“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成功注册“转正”,其负责人坤叔当时喜上眉梢,扬眉吐气,可一年过去后,坤叔却表示对注册“有些后悔”。

其实,坤叔的“后悔”并非孤例,近期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发布《广东省NGO注册情况调研报告》显示,许多新注册的公益组织都面临行政工作量增大、税费开支压力增强等方面的问题,这是“转正”后困扰他们的“成长烦恼”。

有人说,公益组织登记注册也是一座“围城”。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的调研报告提出政策建议,希望“围城”内外的公益组织都能一路好走。

不是“担上加斤”,是“担上再加两担”

“注册以后,好处不明显,干扰明显增多。”在电话里,坤叔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干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注册后要应付官方要求的诸多报表、总结和报告,又不断有慈善活动要参加,时间精力不够用。其次,官方和民间对“千分一”的期望更高,“千分一”的任务更重了。最后,社会对“千分一”的关注度进一步提高,所带来的舆论压力也更大。

坤叔告诉记者,注册后的“千分一”比从前更加“出名”,带来成倍增加的求助量、工作量、行政成本、接待压力和舆论压力。仅助学一项,“千分一”的项目点就增加了广东河源5县1区和湖南邵阳下属4县1区两大片区,比过去增加了两倍。

“这不是‘担上加斤’,而是‘担上再加两担’。”坤叔说。

当然,他承认登记注册所带来的益处,比如知名度的提升,更多的资源以及组织化公益带来的效率提升。“过去我们做助学,可能3天才运作成功一个‘一对一’的资助案例,现在1天就能运作3个甚至4个。”但尽管如此,“千分一”的能力增长还是远远赶不上求助需求的增加。

坤叔感觉到自己越来越难以承受来自社会期望的压力:“好像一旦注册,我们的组织就必须‘突飞猛进’才能令人满意,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公益组织注册“围城”中的成长烦恼

今年年初,广州市率先实施社会组织直接登记注册新政,近期,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在对广州地区10家新注册或正在寻求注册的公益组织进行调查的基础上发布《广东省NGO注册情况调研报告》认为,公益组织注册绝非一劳永逸,注册后依然面临诸多“成长的烦恼”。

报告中提到,广州市黄埔身心飞翔心理援助服务中心所面临的主要是资金压力。虽然能够免除国税,可是要免除企业所得税以及获得税前扣除资格,公益组织还是面临极大困难,注册后所须缴纳的税收对于公益组织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另外,目前身心飞翔心理援助服务中心的所有工作费用都由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摊分,这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经济负担。

其次,报告指出,很多公益组织对于财务规范都还需要进一步学习和适应。很多公益组织在注册前有自己的一套财务规范,比如按照资助方的要求进行财务公开,但是注册之后,大部分公益组织并不十分了解民政部门对于财务规范的要求,只能慢慢摸索。

最后,跟坤叔的“千分一”一样,大多数注册后的公益组织负责人都表示工作量大幅增加。广州金丝带特殊儿童家长互助负责人表示,自从注册后,几乎每天都要在支付审批表上签字。除少量全职员工外,金丝带主要靠义工利用业余时间来运作,注册后繁杂的工作流程给他们增加了很大的工作压力。

对公益组织应“扶上马送一程”

对于公益组织在注册后遇到的问题,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则在调研报告提出两项政策建议:首先,尽快协调社会组织注册后免税资格及税前扣除资格的审定,这是政府扶持社会组织的最有力的措施之一。其次,民政部门应多开展社会组织注册、财务、年审方面的培训,使社会组织能更快走上规范化道路。

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也是今年在广州市海珠区新注册的公益组织,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梁海光对于注册“围城”表现出更为积极的态度。他认为,第一,应付官方的报表、总结、报告本来就必须做好,公益活动需要透明公开;第二,公益机构应该制定工作计划,对于慈善活动要视公益机构实际工作而看是否参加;第三,公益机构应该明确服务区域并且公开,避免不必要的质疑,也能让服务更加专业。

在接受南方公益记者采访时,坤叔最终表示,对于求助,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尽量去做;对于行政事务性要求,不必要的就不做了,“我们已经坚持了20年,无论如何还是会继续坚持下去。”

南方日报记者 赵新星

共1页 您在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最新商家快讯
本地企业展示
最新房源售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