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页 云浮黄页 金诚千惠
商业讯息 优惠彩报
房产 云浮房产 房屋出售
房屋出租 小区楼盘
商城 在线商城 企业建站
品牌企业 点石诚金
视频 电视直播 云浮新闻
企业广告 经典电影
新闻 云浮新闻 时报联播
图片新闻 视频展播
当前位置:云浮新时空>>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正文内容
[收藏本页]

4岁女童被校车碾死 出事幼儿园无证经营(图)

来源:    更新时间:2012-10-09   【字体:

4岁女童被校车碾死 出事幼儿园无证经营(图)

  英德沙口中心幼儿园的一辆校车是租来的8座面包车,却塞进20多个孩子,超载严重。

4岁女童被校车碾死 出事幼儿园无证经营(图)

女儿被碾死,冯结娣夫妇抱着女儿生前背的书包痛苦万分。

4岁女童被校车碾死 出事幼儿园无证经营(图)

  幼儿园跟车老师将小孩子们抱下车后,不等有家长前来接应,校车便继续开往下一站。

  校车事故,一度频发。

  自今年3月28日国务院出台《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以来,广东严抓校车管理工作,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的校车使用日渐规范,安全事故基本杜绝。但记者调查发现,在广东部分偏远乡镇的幼儿园,校车仍存在超载、监管不力等问题。

  9月21日,佛冈县迳头镇拇指幼儿园4岁女童被接送的校车碾死。事发时,限坐7人的校车实载12人。

  国庆假期前夕,记者蹲点英德市沙口镇中心幼儿园发现,校车普遍超载,限坐8人的校车经常实载20多人。

  校车安全,时刻不容忽视。近日,南方日报记者明访暗察,深入偏远乡镇,调查幼儿园校车管理情况。

  专家观点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幼儿园雇用社会上的面包车进行接送孩子,一旦发生意外,司机要负主要责任,幼儿园派人跟车的领队老师也需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因为她没有尽好监护职务。

  “像沙口镇中心幼儿园这类学校,短期时间内可能没办法解决校车超载问题,但长远上来看,地方政府要有所作为,将其提上议程并规划建设。”储朝晖建议,幼儿园尽可能不要使用校车,让孩子就近徒步上学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4岁女童被校车碾死 出事幼儿园无证经营

  调查地一: 佛冈县迳头镇

  9月22日傍晚,清远市佛冈县高岗镇石山下村,冯结娣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双手紧紧抱着一个血迹斑斑的书包,上面绣着“朱芯蕾”三个字。众亲人站立在四周,或低声哭泣,或沉默不语。

  门口尚未清理的血迹,时刻在提醒冯结娣一个残酷的现实,她唯一的女儿不幸被校车碾死了。

  9月21日16时30分,迳头镇拇指幼儿园的校车——一辆限坐7人的银色微型面包车,载着12个孩子,沿着G106国道,向高岗镇石山下村驶去。车上,没有座位的4岁女童朱芯蕾站在过道上,小手紧紧地扶着椅子,生怕车辆拐弯时摔跤。她背着一个星期前妈妈给她买的新书包,对随车的幼儿园园长黄晶晶说:“爸爸妈妈很爱我,我也爱我的爸爸妈妈。”

  16时40分,校车到达石山下村,在距离朱芯蕾家不到5米的地方,校车停下,黄晶晶将朱芯蕾及另外两个同村的小孩抱下车。

  “另外两个小孩都和我说再见了,但朱芯蕾没说。”看着小孩走至离车头约2米远,黄晶晶转身上车,准备继续送其他小孩回家。黄晶晶说,由于大部分农村家长都比较忙,所以她们把小孩送到村里后也不会等家长来接,“放下车,叫他回家,然后我们就走了。”

  当校车倒车时,黄晶晶突然喊司机停车。下车看到的一幕,让黄晶晶一下子懵了。朱芯蕾头部被压在前轮下,血肉模糊,身体抽搐。黄晶晶试图将朱芯蕾从车轮下抱出来,但毫无办法。随后,司机将车往前开一小步,黄晶晶才将朱芯蕾从车底下拖出来。

  这时,朱芯蕾的奶奶闻声赶到,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孙女,差点昏倒。“我求司机用车送我的孙女去医院,求了很久司机才答应。”朱芯蕾的奶奶哭泣着告诉记者。黄晶晶解释,当时自己和司机都吓傻了,拿出手机都不知道拨打什么号码报警,并不是不想救人。

  随后,黄晶晶将车上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孩全部抱下车,由司机开车送朱芯蕾到佛冈县人民医院抢救。当晚,朱芯蕾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幼儿园园长黄晶晶和司机范兰棒一起到佛冈县交警大队自首,范兰棒被拘留,黄晶晶录完口供后被放回家。

  为什么已经走开的朱芯蕾会被校车前轮碾中?黄晶晶也解释不清楚,“车上的小孩很吵,车窗都关着,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2011年5月3日,位于镇中心的拇指幼儿园正式开张,园址距离迳头镇政府办公大楼不到200米。

  “距离政府那么近,我没想到它会没有营业执照。”冯结娣说,要不是因为这次意外,她根本不知道女儿上的幼儿园是无证经营。

  园长黄晶晶坦承,幼儿园并没有拿到相关营业执照,原因是因为审批不通过。“当时有向相关部门申办,但是没拿到证。”

  没有营业执照,也可以开设幼儿园?黄晶晶说,一直以来都有相关部门来检查,但只是下令整改,并没关闭幼儿园。

  黄晶晶告诉记者,截至事发时间,拇指幼儿园共有学生70名,其中50名需要园方负责接送上下学。为此,拇指幼儿园雇用一辆7座的微型面包车,用于接送学生。

  “50名孩子,只有一辆校车,怎么送?”

  “分三趟送,每次送十来个。”

  “那不是超载了吗?”

  ……

  据黄晶晶介绍,在事发前一周,拇指幼儿园还接到当地交警部门发放的交通安全学习通知,要求院方必须严格学习,并要进行相关考核。而学习文件里便明确表示,不能超载。“我也知道超载不可以,但是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其他幼儿园也这样做。”黄晶晶说,因为利益,大家都铤而走险。

  冯结娣当面质问黄晶晶:“我多次投诉你们的车超载,为什么你们不听?”黄晶晶沉默。

  冯结娣夫妻两人都是轻度地中海贫血患者,按照遗传概率,后代患有中度或重度地中海贫血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在确诊朱芯蕾只是轻度地中海贫血患者之后,整个家庭都把女儿当宝贝看待,两夫妻也不准备再生小孩。

  如今,女儿的突然去世,让冯结娣伤心不已。“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本应是一家团圆的,现在少了女儿,我们家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黄晶晶表示,意外已经发生,她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哪怕是卖家具,找亲戚朋友借,只要我有能力,我都会赔偿。”

  9月25日11时,记者来到拇指幼儿园,园内空无一人,没有老师、学生上课。

  • 1
  • 2
  • 上一页
  • 下一页
共1页 您在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最新商家快讯
本地企业展示
最新房源售租